狩獵

發布日期:2018-01-09 瀏覽次數:2451

現在插播一條新聞:今天下午兩點警方接到報警,位于長江路馨家園小區二樓的住戶李先生發現自家天花板出現滲水現象,且水中夾雜著血腥味。警方到達現場后,在李先生樓上的302房間內發現了一具女尸,女尸身上有多處刀傷,房間內有用水沖刷過的痕跡。據了解,死者名叫桃子,單身女性,30歲左右。經警方初步推斷,這很有可能是一起謀殺案,本臺記者將持續關注事件進展,也請知情者撥打屏幕下方的電話。

“沒人會打電話的?!苯鹪评_窗簾,陽光透過落地窗灑在泛黃的地板上。他拿起咖啡壺,沖面前的警員晃了晃,“來一杯?”

“謝謝,不用了?!标惣纬俏⑽⒒沃X袋,“江先生,您剛剛說沒有人會打電話,作為知名偵探,我想您一定是有什么不同尋常的見解吧?!?

江起云抿了一口苦澀的咖啡,手中的咖啡匙輕敲杯壁,發出清脆的碰撞聲,“我的確有不同尋常的見解——這個叫桃子的人是自殺的?!?

如果陳嘉城也在喝咖啡,恐怕會全噴在江起云臉上。

“的確與眾不同?!标惣纬歉煽葞茁?,“可是,經過現場勘察我們發現死者所在的房間房門有被撬過的痕跡,死者身上也有多處刀傷,并且,死者的手臂與腿上都有很深的勒痕,法醫推斷死者生前極有可能被兇手捆綁過?!?

“我也去過現場,不過現場早已被你們警察弄得很亂,亂得讓我很想四腳著地然后咬人?!苯鹪朴弥兄阜隽艘幌卵坨R,打量著面前來自另一個領域的專家,“房門被撬開過的結論其實很可笑,誰知道那是不是你們警察破門時造成的;死者身上多處很淺的刀傷以及你說的捆綁,極可能只是死者生前的一種愛好?!?

“這毫無依據,在……”

“或者,你們最好回去查查死者生前有沒有什么特殊愛好……例如SM?!苯鹪坪敛豢蜌獾卮驍嗔藫砹幍木?。

偵探家里掉漆的掛鐘敲了十下。

陳嘉城面色凝重,放下抬起來的手,他的腦中飄過許多雜亂的信息,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不好意思,我再去一下洗手間?!?

陳嘉城看著鏡子里滿臉胡茬的自己,這幾天胡子生長得有些迅速。他朝客廳里偵探的方向冷笑了一聲,扭開了水龍頭。

自來水像微型瀑布一樣瀉在洗手池中,他摘下手表開始清洗指甲縫里的污泥。

“咚咚咚……”洗手間的房門被敲響。

“警探先生,你還好么?”門口傳來江起云充滿關懷的聲音。

“沒事?!标惣纬撬λκ?,他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謝謝。

江起云面前的門被拉開,陳嘉城剛毅的臉出現在他面前:“不好意思,我該走了?!?

“想來你有公務在身,那我就不留你了?!?

“嗯。感謝您的寶貴意見?!标惣纬桥贤馓状掖译x開了偵探毫無品味的家。他穿過寬闊的馬路,心里想著:什么名偵探,只不過是一個自以為是的傻瓜。


現在是24小時之前。

桃子和鄰居打過招呼之后拿出家門鑰匙時卻發現大門的鎖眼上多了幾道新的劃痕。房間內,穿衣鏡前多了一個鞋碼過大的腳印,昨晚出門前被打開的洗手間的門,現在卻緊閉著。

有著嚴重強迫癥的桃子心中陡生不安。

她掃視著無比熟悉的房間,在客廳的桌子上抽出水果刀。她的另一只手握住兜里廉價的手機,準備隨時報警。

洗手間緊閉的門仿佛預示著什么,但桃子卻不知道那扇門就是魔鬼暫時合上的嘴。

當她躡手躡腳地靠近洗手間時,她呼吸急促,祈禱著這些反常的跡象只是自己的疑心病,而洗手間的門后就是可笑的答案。

木門被迅速拉開,里面躲藏多時的男人一把捂住桃子的嘴。他的眼里充滿狂熱的紅血絲,面前這個30歲的單身女子瞬間便成為了他的獵物。這一刻他的五臟六腑中充斥著狩獵的快感,隨著燥熱的血液蔓延到全身各處。

桃子驚恐地掙脫起來,慌亂間她把刀扎在男人的大腿上,另一只手在手機上按下110。

“??!”男人低吼一聲,他一把奪過手機掛斷了電話,然后抓住桃子脖子后面的衣領,將她拖進洗手間。

桃子的腦袋重重撞在堅硬的墻壁上,瞬間昏死過去。

此時的男人拔出大腿上的刀,還沾著溫熱鮮血的刀尖緩緩劃過桃子白皙的臉頰,最終落在她修長的脖頸上,“美女,你是我的第三個獵物?!?

男人從屋子里的晾衣架上取下昨晚準備的繩子,“可惜,前兩個的尸體,到現在都沒被人發現,所以,這次我要讓別人看到你的尸體?!?


“昨天上午十點左右,我出門買菜的時候在小區門口還碰見了桃子?!蔽迨鄽q的吳麗萍嘴唇有些干癟,“桃子是個好孩子,善良又懂事,怎么會……”

“對此我們很惋惜?!标惣纬俏⑽㈩h首,在記錄本上寫下吳麗萍的話,“吳阿姨,請問有人能為您作證嗎?”

“有有有!天天在門口下棋的老趙那時候還和我打了招呼呢,他也看到桃子進了小區,我出了小區?!眳躯惼枷麓沟难劬φ嬲\地看著陳嘉城。

陳嘉城合上記錄本,“吳阿姨,感謝您的配合,我們會全力追查兇手的?!?

吳麗萍聞言只是不住地點頭,推門走出了警局。

“我看還是報案的李嚴最有嫌疑?!本瘑T韓旭一邊轉筆一邊說道。

“死者是單身,也沒什么朋友。根據報案人李嚴、死者鄰居吳麗萍和死者的上司林海峰的口供,這三個人都有嫌疑,但我們卻都沒有證據?!标惣纬俏艘豢跓?,“我之前去拜訪過江起云,他的結論是自殺?!?

“咳咳……”韓旭差點被水嗆到,他抽出紙巾擦了擦嘴,“這個名偵探是在搞笑吧?”

“就是個自以為是的笨蛋?!标惣纬强吭谝伪成?,沖天花板吐了一口煙圈,“其實還有一種可能,只不過這種可能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哪一種可能?”

“變態殺人狂……”陳嘉城站了起來,“我去一趟洗手間?!?

“你今天都去八趟了,是不是尿道感染了?”


看著鏡子里雜亂的胡茬,陳嘉城晃了晃腦袋,拿下手表放在梳洗鏡臺上,開始用水沖刷指甲縫里的污泥。

他拆開一盒新香皂,將手心與手背洗得干干凈凈之后,才走出衛生間。

偌大的家里只有陳嘉城一個人,黑夜的風透過窗戶鉆了進來,聲音像蟄伏在夜色中的不明生物發出的低吼。

他看過表——二十點零七分。

他脫下上衣,棱角分明的肌肉上刀疤與彈孔痕跡清晰可見。做警探難免會受傷,他們私底下都把這叫做榮譽的勛章,并且鐘愛于比試勛章的數量。

他的大腿上還綁著厚實的繃帶,那是昨天上午十點多受的傷,淤血已經染紅了紗布。他小心翼翼拆下粘在皮肉上的紗布,取來酒精殺菌。

陳嘉城一邊清洗傷口一邊咒罵,看著漸漸被血染紅的棉簽,他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嘴角不受控制地咧開,連牙齒都在顫抖。

但這一切只會讓他更加興奮。

將傷口重新包扎好,他打開電腦,調出隱藏文檔,里面是一個少女的生活照片——她是陳嘉城的第四只獵物。

第三只叫桃子。


凌晨,奔波如螻蟻的人們即將結束或開始一天的工作。

陳嘉城緊了緊風衣的領子,鉆進一條沒有監控的漆黑樓道,停在一個住戶門前。

狩獵即將開始。

據他收集的資料來看,住在這里的女人喜歡早睡,現在是凌晨,想來里面的人已經睡下。

他摸索出一套警用撬鎖工具,熟練地破了鎖。

屋子里一片漆黑,陳嘉城按照先前的收集來的資料很快便找到臥房,他抽出身上的短刀。

臥房的門開著,借著窗外的月光可以依稀看到床上人的長發。

陳嘉城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他強忍著笑意站在床邊。

他要打開床頭燈,欣賞獵物驚恐的表情。

“啪!”梨黃色的燈光瞬間填滿了靜悄悄的房間,陳嘉城得意地開口:“美女,醒醒?!?

與此同時,黑洞洞的槍口卻突然抵在陳嘉城的額頭上,只要對方手指輕輕一勾,子彈就會瞬間打爆他的頭。

床上的人起身下床,用中指推了下眼鏡。

“別來無恙,警探先生?!背謽屨哒录侔l,清秀且瘦削的面龐冷峻逼人,“我就是那個自以為是的笨蛋?!?

“不可能……”陳嘉城眼中的血絲褪去了大半,臉上是掩飾不住的驚訝,“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懷疑我的?”

在手槍的威脅下,江起云笑著抽出殺人狂警手里的短刀,“第二個獵物?!?

江起云的手指靈活地轉動著短刀,然后將它扔到床底,“你的第二個獵物來找過我,當然那是在她還活著的時候了。她覺得有人在跟蹤她,于是托我調查一下,不得不說警探你的跟蹤技術真像條狗一樣?!?

“那時候你就已經懷疑我了?”陳嘉城的眼睛恢復了清澈,他想躺下和面前這個刻薄的偵探好好聊聊天。

“說實話,那時候還沒有?!苯鹪坪u頭,“不過,我黑進了你的電腦,看到了五個女孩的生活照,第二個便是來找我的人,第三個就是桃子?!?

“所以說,在我去找你的時候,你就已經知道是我殺了桃子?”陳嘉城突然有點興奮。

“可以這么說?!苯鹪坡冻龀靶Φ谋砬?,“先前我就注意到,你經常拼命洗手,是不是妄想洗去手上的罪惡?”

“你的心里其實非常痛苦,你也一直在掙扎,可是你根本不想真的認罪受罰。你知道你會接管桃子的案子,你來問我的看法,其實是害怕我會像傳聞中那樣坐在家里就能知曉一切,所以才會特意來確定真偽,對吧?”

“于是你說了謊,讓我以為你是個徒有虛名的偵探?!?

“這的確管用對么?對我放松警惕的最好辦法就是讓你認為我毫無威脅?!苯鹪普Z速激昂,“你很快就忘了我這個偵探?!?

“太好了,真的!”陳嘉城咧開嘴笑了起來,“你的話讓我解脫,多謝了。你是不是要開槍了?”

“開槍?不不不!”江起云笑得深不可測,他收起手槍拍了拍陳嘉城的肩膀,“槍只是用來讓你鎮定的工具,比狩獵更有意思的事就是玩弄獵物,跟我來吧?!?

江起云說完,起身拉開洗手間的門,里面五花大綁著陳嘉城的第四只獵物,她已經奄奄一息。

江起云饒有深意地看著陳嘉城:“這是你今晚的獵物,哦不不,這是你和我,今晚的獵物?!?

今天晚上天津的十一选五